我的“天使之路”

    在护理岗位上工作已有五年,从最初的满心欢喜,到困惑,再到习惯,如同“爱情”变“亲情”的历程。
    起初,因为一份对“天使”的期待,我来到了这里。初来乍到,对什么都满怀期待和憧憬,那时,我是满怀希翼的斗士。上班一段时间后,挫败感油然而生。原来,“天使”就是集家属、搬运工、护理工、出气筒于一体的全能人才。一天到晚,接不完的新病人,做不完的护理工作,说不完的健康宣教,写不完的护理文书,还有时刻与生命打交道的各种治疗操作,倍感压力。最让我觉得无法容忍的是,即使你做了如此多,还有人不理解你。对于怀揣着向往的我来说,这份工作严重偏离了自己的理想轨道,我感觉遇到了瓶颈,要么退回,要么趟过这段狭窄。最终,我选择了前进。在这五年里,我改变了很多。我不再脆弱到因为病人的一句埋怨而委屈得大哭,而是更加理解和包容。随着优质护理的推行,护理工作有增无减,但我也干得挺欣然。以前,工作时战战兢兢的,害怕做不好被指责,现在,我不再害怕,不是因为工作做到近乎完美,而是知道,诚恳和平等对待,对病患来说极为重要,大家是医患关系、朋友关系,甚至是家人关系,是另一种层面意义上的亲人。有个老病号,每年都会来住几次院。她有糖尿病足,每次换药前都要打布桂嗪,但仍然很痛,每次都听到她哭。有次看到她换药,医生正在用手术剪刀剪去腐肉,都能听到剪刀咔擦的声音,看着就揪心,我看她在那趴着哭,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头,拍了拍她的背,很简单的动作,当时也没觉得什么,就是觉得心疼。第二天,她问我:“昨天是你吧,你真好”。很简单平淡的语言,却让我莫名地感动。还有一个病人基础病比较多,来时全身浮肿,连句整话都说不清,经过治疗和护理,情况好多了,终于能说说话了。给他做基础护理,协助翻身,他没力气,都是大家硬搬,老重了。给他做皮肤护理,他倒不乐意了,说“你这姑娘真好玩呢,把我翻来翻去的,搞什么东西”,要搁以前,我可能扭头就走人了!可是我没有,我跟他开玩笑说:“你刚才听到了吧,你都欠费了,我可是义务劳动,你还闲我烦啦”。其实,说不生气是假的,但我忍住了,因为他也挺可怜的,家里又没人照顾,表面上挺凶的,细想想,可能是因为疾病或家庭因素,烦躁又找不到人发火,只好把矛头指向大家了。事后我到他床边护理时,他语气缓和很多,虽然没道歉,但我感受到他觉得自己理亏了,我也就没那么大气了。遇见这样的患者,换位思考就好。
     在得到患者肯定时,我会觉得我的职业其实没有那么糟糕,它让我在某个领域充分体现自己的价值,原来,我在别人眼里,是个优秀的“天使”,这让我有动力,接着走未来的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肾内科 徐小咪)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