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,最自由,又最不自由。

它,独来独往,有时,也喜欢结伴而行。

在平原在丘陵在荒滩在沙漠在高山在大海在树梢在云端在星际,无处不留下它的身影。

月亮之上,玉兔吴刚桂花酒,嫦娥悄然的叹息中,风吹草动。

太阳的脸颊上,有没有风的足迹?

我躺在夜的怀里,只有风的笑声。

腥风血雨江河破,黑风黑雨城欲催,和风细雨情更柔。

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。

在城市,一千座位高楼拔地而起,一千条街道布满荆棘。风,躲躲闪闪,逶迤前行。

在乡村,炊烟散去,灯光四起。风,在田野中游荡,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高堂之上,金碧辉煌,风,找不到它的触角;陋室之中,杂物堆砌,风,伸不开它的翅膀。

风,满怀疲惫,气喘吁吁。在这个日益文明的世界里,逐渐失去了生活的趣味。

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,这可是我的去处?“何处是归程,长亭更短亭。”

然而,茫茫海域,水波不再汹涌。无数舰队船只,仿佛蜂拥而至的军队和士兵。对峙、争斗,没有停歇。

于是,风,怅然离去。

那么,还是,回到空中,回到星际。可是,不知不觉间,人类的爬虫,一条条飞向了天空。修筑自己的家园,规划自己的航道。放眼望去,黑压压,黑压压一片巨龙。

风,没有了退路。

风,跑去寻找云。它在云端停留,“云啊,自由自在的云,带我一起飞,带我一起飞翔!”

不料,云长长叹息了一声。它轻轻挽起自己的裙,怯怯地说道,“瞧吧,这便是火箭穿越的痕迹,当时血流了满地。”

风,从此静默无语。

最自由的风,突然失去了自由。

当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,它便死了,它便重新化为了空气。

风起时,我在想你。

如果世间,再也没有风,将会是怎样的情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ICU 杨晓帆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