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湘子
 

     我愿在雨中追随你的倩影,那令我魂牵梦绕的平静;我愿穿过泥泞,去寻你内心片刻的安宁,远离城市的喧闹,带上灵魂,就上路。

雨,仍旧在下。江边路人稀疏,一片惬意的清凉。我开始尝试接近你,穿过重重的雾霭,一点点、慢慢地掀起你的面纱;静,还剩岁月。急促的雨狠狠地鞭打在身上,痛吧?站在你面前有种时空错落感,微波粼粼的水悠悠然往江心拢,如指尖触摸新生儿柔滑的肌肤,轻轻地,生怕打破这浑然天成的谐和,水天的一色。

江水非海那般湛蓝,没有潮起,没有潮落,亦无浪花碰跌礁岩回荡的激情和留恋,却有着拍打江岸时悦耳的回响。岸边没有柔软得让人不禁将双足埋藏然后躺下的细沙,只剩下水泥石板围得方方正正的堤岸,唯有仓促和无奈。雨水淅淅沥沥,滴到了我的失落里……

观摩岁月的沧桑遗留下来的印痕,游历那些你给我提及的过往。雨,点在镜面,青箬笠,绿蓑衣,老叟在斜风细雨中垂钓,旁边用柳条扣着一个空空的竹篓,即便是雨催人离,但平静与安适填满了他褶皱的年岁,丝毫不在意不上钩的鱼,只是静静地坐着,仿佛已经离了这雨,这鱼。他时而看看江水,时而看着对岸匆忙赶程的行人,时而抬头让雨点滋润他干涩的眼睛,大概,老者享受的是这静谧的时光吧。雨丝如瞳孔般急剧放大,江中的老者幻化成牧童!岸上的瘴气也慢慢褪去,渐露开阔的山峦。是啊,从前的水该是被群山倒映的吧?青翠挺拔的松树错落而自然地扎满山,不知名的花草见空隙地生长和绽放,鸟兽时而穿梭丛林之间,时而消失在视野里。天空是熟软的蓝和白,缕缕炊烟如水墨画般飘渺在不起眼的那方,童子骑在咀嚼嫩草的水牛上,旁若无人吹响缭绕婉转的牧笛,歌声和着牛儿前行的节拍,惊醒三两只白鹭,悠然缓适地拍打洁白无瑕的羽翼,飞舞在青天白云之上。

大雨一波又一波地袭来,撕裂的狂风竟也夹带点点寒意,雨水似水蛇盘旋缠绕我的裤腿,也似术士将上映着的画面吹散。雨还是淅淅沥沥,该是酝酿许久要下个痛快吧。一两盏星火在隔江的那端隐约着、闪烁着,江边的路人冷冷清清,唯独瞄见一对情侣挽手走在这古老的桥中,嬉笑着谈着些什么。

被遗落在孤寂的小城、踉跄在这崎岖里。雨,没人在意,我呆坐在沿江的咖啡馆里与湘子桥对望,像与被皱纹这寄生兽爬满的老叟对话,只是我不言,他不语。

(综合外科 丁玉婷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