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日耗尽
 

  烈日耗尽,夕阳西下。

  我坐在田埂上,看天边的云儿远去。变幻不定的云朵,彩色的云朵,在风中飘来飘去。大地一片温热。庄稼和太阳一起占据了四野,而风,自顾自地吹着。被燥热锁住的风,终于吹响了反攻的号角。树干炸裂的声音在半空中飞翔,蓝色的鸟羽,黄色的鸟羽,黑色的鸟羽。通通被燥热所灼伤。

  我的目光锁定一棵小树,和一朵小花,孤零零的一棵小树,孤零零的一朵小花。被烈日晒蔫的树叶,在风中飞着,仿佛低垂的翅膀。这是一棵不大不小的白杨。它始终在眺望中,孤独的目光,孤独的身影,孤独的脚步,孤独的眼神。叶片上的阳光,依然很暖,它的心里依然很暖。它在等候什么,它在期待什么,没有人知道。那朵蓝色的小花,就在那里。同样孤独的目光,同样孤独的身影,同样孤独的脚步,同样孤独的眼神。花蕊是淡紫色的,亮晶晶的,好像是宝石。我在花中,仿佛看到了她。树与花相聚很近很近,它们有过交流么?它们都在商讨什么呢?风一直在吹着,可曾有人听到它们的窃窃私语。它们在田埂旁,静静地做着梦。

田埂的河沟中已经没有了水。干干的泥土,龇牙咧嘴地向上翻着。一些笑脸,一些怪脸,将整个天空装满。我静静地坐在田埂上,静静地,仿佛一个婴儿。透明的思绪,向四面八方散开。

我坐在树与花之间,左手是花,右手是树。胸中装满了孤独。无边无际的孤独,在初秋的田野里,升腾,直向云霄。头痛。无边无际的头痛,抱紧我,抱紧我的头颅,抱紧我的血管,抱紧我的神经。我在大地上滚动,漫无边际地滚动,滚动着孤独和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杨晓帆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